great濯

白居过隙

绳索02

宇龙不逆,会有车的吧(应该会)
重度ooc,十分狗血
同性婚姻合法背景(生子的话看大家的意愿)
文笔极差

“不要”白宇猛然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又是这个梦”过去的一个星期,白宇每一天都会因为这个梦而惊醒,这个梦像一个牢笼一样将白宇死死的困在原地逃不掉又挣不脱。

这个梦是从他拍摄结束那天开始的,在这个梦里他又回到了拍摄冰锥桥段的那天

他被绑在柱子上,看着工作人员,拿着冰锥扎向了朱一龙的胸口,扎进去的那一刻朱一龙突然紧绷着身体瞪大了眼睛身体向后弯去拉长的脖子像一只濒死的天鹅。他被绑在道具上,嘴里大喊着不要,除此以外他什么都做不了。“卡”“非常好,我们一会拍下一条”白宇被工作人员松了绑,他看向朱一龙,发现他还躺在那里静静的悄无声息,白宇走了过去轻轻的碰了碰朱一龙说“龙哥,这条过了”但朱一龙依然没有声音。白宇又推了推,他不经意的瞟向了朱一龙的胸口,这一眼吓的白宇几乎魂飞魄散,本来插在那儿的应该是道具的冰锥,但现在变成了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鲜血从朱一龙的身下蔓延开来。

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白宇几乎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他从床上醒来快速的跑出了房间,发疯一般的敲着朱一龙的房门,一边敲一边喊“龙哥,龙哥”,就在白宇想撞门的时候,门打开了。朱一龙穿着柔软的白色睡衣,头发睡得乱蓬蓬的,边揉着眼睛边迷迷糊糊的说的说“怎么了小白,找我有事?”白宇紧紧的拥抱住了他,怀中的身躯没有女孩子的柔软,但是男人坚韧的身躯带来了安心的感觉。朱一龙被白宇这个举动弄得有些不解了,他抬起手轻轻的在白宇后背抚摸,就像他的人一样温柔的包容着他所有的不安与恐惧,让白宇慢慢的平静下来,“怎么了小白,出什么事了?”白宇没有说话他用手臂死死地抱着朱一龙。朱一龙比白宇略微矮了一点,像两块拼图一般的契合在了一起,白宇几乎要沉溺在这个拥抱里了,他把下巴抵在朱一龙的颈窝,鼻子贴在他的侧脸贪恋的嗅着怀中人的身体散发着清爽的海洋香水的味道。
“哥哥,我做恶梦了我要跟你睡”
朱一龙哭笑不得“多大的人了还怕做恶梦,幼不幼稚啊”
“不管,就要和你睡”
“好好好,睡,但你先放开我进屋再说”朱一龙叹了口气说道“难不成在门口睡呀”
白宇松了手转身关上了房门,朱一龙转身正要往里间去,白宇又从背后抱了过来,朱一龙吓了一跳“小白,这是干什么”“这样也能走,来来来,我抱着哥哥走”白宇边说边带着朱一龙往里走,走到床边抱着人就躺倒在床上,朱一龙挣了挣“快放开吧,这怎么睡”,白宇从后背抱着朱一龙盯着朱一龙红透了的耳朵和脖子满足又得意“这么睡暖和而且我睡像不好抱着才能睡着,好哥哥,我困死了”朱一龙向来抵不过白宇的撒娇的“真的服了你了,快睡吧”
白宇又抱紧了一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又像是护住了绝世珍宝

(关于生子可以提出的)
(如果生子的多就生好了(dbq龙哥))
(谢谢大家看我的文)
(爱你们❤)

评论(19)

热度(72)